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借腹生子需要多少钱_借腹生子价格_借肚子生子多少费用

“借腹生子,包生男孩,85万”: 生孩子背后,

时间:2020-02-10 18:41来源:http://www.baidu.com/ 作者:佚名 点击:
作者|?鸽子30万,两个男孩,明码标价。2016年,浙江省丽水市皂坑村的村民金女士成功代孕了两个男孩,花去她一半积蓄。“在农村,你跟人说生不了孩子,就没人要你。”女人的地位是

作者 |?鸽子

30万,两个男孩,明码标价。

2016年,浙江省丽水市皂坑村的村民金女士成功代孕了两个男孩,花去她一半积蓄。

“在农村,你跟人说生不了孩子,就没人要你。”女人的地位是生孩子生出来的,女人的尊严、幸福、荣耀也是生孩子生出来的。

金女士分别于1999年、2011年做了子宫摘除手术,一直未婚的她长期和父母一起生活。

单身的她非常想要自己的孩子。

2013年,她在朋友家的电脑上得知代孕这一行业。

“2016年我父亲生病去世之前,拉着我的手说,有个家他就放心了,让我随便找个什么人结婚就好了,可我不愿意找个不喜欢的人结婚。”

在当地,父母的房子都会留给儿子,身为女儿的金女士没有继承权利,一旦母亲去世,她就会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

2016年,她成功代孕两个男孩后,对外和村子里的人说,孩子是领养来的。

而由于没有准生证,孩子的户口入学等都成了问题,并在申请宅基地盖房时得知自己要交社会抚养费。村里的干部让她找个男同志拍个结婚照,就可以不被罚款。

“反正我跑了20多次都没有办下来。”

“我不知道代孕合不合法……我之前也没有考虑过会给社会增加负担,我真的想靠自己挣点积蓄来养活孩子。”

代孕,俗称“借腹生子”,一直饱受争议。

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的买卖,也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代孕技术,但对民间个人代孕和代孕中介没有明确规定,处于灰色地带。

2017年,中国的不孕症患病率达15.5%,这意味着每100名女性里,至少有15人有生育问题。

全面开放二胎,也让想要孩子但身体无力支持的夫妻激增。

这些生育需求催生了庞大的市场,代孕中介机构因此“蓬勃发展”,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一条完备的“借腹生子”产业链早已形成。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的代孕中介有400多家,仅国内创办最早的AA69代孕网的数据里,就有1万余名婴儿成功诞生,代孕总量可想而知。

代孕大多属于“地下交易”,收费混乱,共通之处是价格高昂,而不到价格四分之一甚至更少的成本则显得低廉,利润空间极大,属于暴利行业。

浙江金女士的30万,是几年前的价格。

目前,某代孕机构工作人员在谈到项目价格时说:“全包65万,选性别的话是85万”,还“可以包生男孩”。

“想要双胞胎或龙凤胎再加10万,但不能保证成功。如果失败就按照选性别包成功85万计算。”

没有温情,全是钱、钱、钱。

在这65万、85万面前,女性的子宫被他人暂时买下,成为移动的生子工具,且根据女性的外貌、学历、身体条件明码标价。

由于女性捐卵的过程十分复杂,对手术环境要求高,稍不谨慎就会留下难以痊愈的后遗症,我国并没有设立卵子库,所以供卵是地下代孕机构普遍开展的业务。

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医院妇科的卫生间,高校的厕所里,代孕捐卵的小广告随处可见,学历、颜值则是“捐卵”议价的筹码。

因为我国只允许确诊为不孕不育者本人合法取卵,自取自怀,禁止卵子的商业化买卖,提供卵子的女性被代孕机构称为“志愿者”,“爱心捐卵”,实际上取卵的价格往往在2-5万元之间。

丰厚报酬的背后是极大的风险。

女性取卵前需要打排卵针,为了让“志愿者”多排卵,一次性取到足够的卵子,机构都会“下重手”,而且将卵子从卵泡中取出,需要用一种空心针刺破卵巢,在卵巢上留下创口,是一项要求较高的手术,非专业人员实时操作危险较大。

而代孕这一行为处于灰色地带,大部分属于地下行为,代孕机构往往寻找黑诊所取卵,这类诊所往往存在消毒不彻底、器械重复使用、操作不规范、室内细菌超标的情况。

所以被取卵的女性轻则发生生殖道感染,引起盆腔炎,影响今后的生育,重则感染乙肝、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甚至当场就可能因感染而危及生命。

在广东打工的14岁女孩小娟在网友的唆使下,进行了取卵手术。

取卵前的检查是在一家民营医院做的,但取卵手术却是在一个出租屋进行。

小娟因惧怕提出中止,却被中介机构威胁一旦终止就得“扣钱、赔钱”。

手术后,她出现了腹胀、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等情况。

类似小娟这样捐卵后患病甚至住进医院的人还有很多,然而还是有不少捐卵的女性没有意识到非专业取卵促排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

线上线下的广告诱导欺骗随处可见,机构也信誓旦旦“专业机构操作”,“无风险”“没有副作用”,所以一些没有防范意识的女孩为了“来钱快”,走上了卖卵的路,留下难以挽回的暗伤。

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一些村庄悄悄成为“代孕村”,聚集了成千上百的“代孕妈妈”,构成代孕黑产业链条中的一环。

湖北潜江市浩口镇的一些村庄代孕成风,基本家家户户的妇女都在做代孕,其中不乏四五十岁的高龄妇女。

村民们都知道代孕妈妈这回事,不以为然道:“年轻想赚钱的女的都去代孕了”。

15-20万的佣金对依靠种地赚钱的家庭来说,是一笔能让生活发生巨大改变的财富,为此,村庄里的不少妇女不惜代孕三次、四次,代孕双胞胎更好。

她们靠着代孕赚来的钱,有的还清了家庭欠款,有的翻新了房借腹生子需要多少钱子,有的盖起了新房。

现在,村子里一派富裕景象,街道上到处是几层高的乡村别墅。

妊娠的风险一直都存在,何况是非法代孕,更何况是高龄代孕。

做一次代孕,有人需要打七十多针,甚至更多,受不了的人不会再做,但想挣钱的人还咬牙赔上身体坚持着。

当地的村民也说,在代孕妈妈身上,大大小小的医疗事故时常发生,“包生男孩”项目里,一旦发现是女孩,代孕妈妈就得做人流强行打掉。

因为代孕,村子里不少妇女都做过多次流产手术,也有人子宫切除,导致不能再生育,也有因此而死亡的妇女。

可财帛动人心,一旦有了需求和利益,人就会疯狂。

无论是代孕妈妈还是代孕中介,他们把生孩子当成了一项生意,无论孩子本身愿不愿意,他们因此诞生。

近几年一直有代孕合法化的呼声,但我个人认为以目前的情况,一旦代孕合法化,就会打开潘多拉魔盒。

印度就是前车之鉴。

在2016年印度出台禁止地下代孕的草案前,代孕是合法的。

那时候,印度是代孕的天堂,据统计,仅2012年其代孕产业年收入就达120亿美元。

英国曾拍了一部纪录片《代孕者》,揭秘印度备受争议的商业代孕产业。

他们探访了位于印度小镇郊区的代孕屋,在这里,有上百位代孕妈妈。贫穷的印度妇女或因为丈夫逼迫,或出于自愿,靠“出租子宫”养家糊口。

每间宿舍里有10名孕妇,标准的孕妇餐食由专人配送,她们不被允许出门,得靠贿赂门口的看门人才有机会外出。

但在当地,这是一份高薪的舒适工作——什么也不干,生活舒适,提供一日三餐,还可以拿丰厚报酬。

在怀孕6个月后,无论能不能成功生下孩子,她们会收到8000美元的报酬,如果是双胞胎,则再加2000美元。

这是一笔天大的财富,要知道,印度的体力劳动者一周的收入,不到13美元。

而这笔费用对于发达国家的人们来说门槛极低,越来越多的美、日、澳等国人选择去印度代孕,也让更多印度妇女成为代孕妈妈,循环往复,没有终止。

代孕妈妈凡桑迪说:“我做代孕妈妈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代孕妈妈。”这大概是女性在失去一部分后,唯一能支撑她继续走下去的动力,心酸中透着希望。

为了钱,她们承受着痛苦,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下来,产妇或者见不到,或者只见一面,且是人生中的最后一面。

代孕屋创始人帕特尔医生告诉她们:“你肚子里的孩子,就像借住在你子宫里九个月的客人”。

直接又复杂,总有女性是做不到的。

即使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交易,500名代孕妈妈里,还会有2名因思念孩子患上心理疾病,产后抑郁症时有发生。

但这一切的源头又能怪谁呢?在选择成为代孕妈妈后,她们不会也没有理由来纠结这些。

而骨肉分离的苦恼甚至能称得上温情,代孕产业链里的黑暗混乱,远不止于此。

美国记者吉安娜曾在印度做过调查,她发现,不少代孕机构会在代孕妈妈的体内植入多个胚胎,让代孕妈妈怀上多胞胎。

生产后,这“多”出来的孩子,将成为他们额外的商品,直接赤裸裸拿去贩卖,在饭桌上,购买者可以当场“验货提货”。

我不寒而栗,当我们视生命为希望为其诞生而欢呼时,有孩子一出生就代表着利益熏心者的罪恶。

他们的生存,谁来保障?他们的未来,谁可以负责?

当没有足够充足且严格的监管约束时,代孕的整个链条里,女人不是人,孩子也不是人。

挑选供卵者、代孕妈妈、孩子的逻辑竟然和挑选一只宠物、一只包一样:品种要限定,颜色和配件要私家定制。

毫无疑问,链条最底层的人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曾看过一句糙话,如果大便可以卖钱,穷人和弱者将失去他的屁眼。

只要女性的子宫有价值,她们就会被盯上。只要有回报,贫困者就会铤而走险。只要有利益,掮客和利益相关的资本就会发展起来。

的确,代孕会给渴望孩子的人带来希望,貌似正当合理,皆大欢喜,谁都有收获。

可任何人性化的举措,都需要强大的法制基础作为保障,规则的维护哪有这么简单,它需要的东西比我们想到的多得多。

每次看到有人呼吁在国内推行代孕合法化时,我都深深地恐惧。

我惧怕那些重男轻女者将女儿身上的价值榨得一干二净,包括她们的子宫生育权,这些原本就处境艰难的贫穷女孩们,因为要给父母、弟弟做贡献,走入深渊。

我惧怕天真纯白的少女被人稍微诱导,就走上一条用身体天性获取金钱的“康庄大道”,身处囫囵而不自知,不明白这赠予她的礼物,价格昂贵到极点。

我惧怕妇女因为种种原因,成为婴儿工厂流水线的一员,生产前后的各种成本都会节省,没有产后治疗,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我惧怕更多的健康女性被不法分子盯上,一生无望。

风险太大了。

而这些风险毫无疑问都会是女性承担,不乐观的我,风声鹤唳,胆战心惊。

此外,还有伦理问题,以代孕方式出生却有残疾、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在孕母和家庭都不想要的情况下,该由谁照顾?

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却怀胎十月的代孕妈妈,有血缘关系却没有经历怀孕的卵子提供者,抚养他长大的监护人母亲,谁才是他的亲生妈妈?

傲慢的人类,把非传统的繁衍,想象得太简单了。

暴利会催生人的欲望。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很难合上,人性的阴暗面,远超你我的想象。

毕竟,欲望,永无止境。

借腹生子市场价多少钱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20-02-10 18:41:31)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